之所以出现这样冷酷的现实,和攻击者变化多端的攻击方式关系密切。“他们会有很多招数,可以利用社会工程跳开对很多软件漏洞的依赖,他可能用很多规避手段,而今天我们用的防毒技术、网络防火墙技术看不到这些规避手段,此外,当前的黑产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利用了网络共享的资源来做攻击,而我们做网络防御工具开发时往往没有更好地利用。”【详细】
同时,“学而优则仕”的美国教育系统也倾向富人。据报道,著名的哈佛大学是美国拥有富裕学生最多的大学,约半数学生来自高收入家庭。哈佛平均录取率为5.8%,而对于有富贵家庭背景的学生的录取率则高达30%。英国《经济学人》杂志指出,美国平民子弟就算千辛万苦进了名校,由于学费昂贵往往背上沉重贷款,毕业后多年才能还清,不仅影响了继续深造的机会,而且大大限制了日后的发展。而不必考虑学费的权贵子弟接受的是一流的教育,毕业后找的都是一流工作,从政从商均有很大的先天优势。以美国历史上两对父子总统为例,亚当斯父子均毕业于哈佛大学,布什父子均毕业于另一名校耶鲁大学。此外,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奥巴马,不久前也把女儿送进了自己的母校。【详细】
限行被折腾,忍忍也就过去了,然而,公众无法接受与容忍这种随意行政的毛病。市民在限行这样的大事上一点发言权都没有,如空气一般被忽略与无视。任何人都应该认识到,现代治理中,所有与公众利益紧密相关的事项,都不能是有关部门自说自话,想怎样就怎样。没有官民之间的良性互动,没有沟通与交流,没有依法行政的姿态,行政成本只会越来越高,沟通的代价只能越来越大。【详细】